只給我的抓。是巨巨不是大大。眼淚流乾就不會再愛你。

廖老師生日快樂啊,今年沒有漂亮的蘿莉裝

信悠巨巨:

廖老師真是飄釀又軟fufu的小粉孩


我弟換工作
上禮拜跟他講電話的時候問他錢夠不夠花,需不需要贊助一下
他說剩一萬,還可以
他特別正氣的說:我要靠自己!不跟家裡拿錢跟借錢!
我說好

一個禮拜後
他line我
二姐我可以跟你借錢嗎

一個黑的我差點沒認出來但是日常喜歡給卓兒遞麥的凡哥

太慘了
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被仝卓的臉擊中一次
臉怎麼會這麼奶又大爺

存了好久的一個張偉帶小孩

「爸爸這題怎麼做我不會!」

「十一減五等於六這麼簡單你都不會,」張偉把孩子手上的筆搶過來,在紙上寫了個六,又把筆塞回他手中,「這題你自己做。」

「二十減七等於多少?」他用餘光偷偷瞄了一眼爸爸,「等於......二十七?」


昨天一整天我上了火車睡,到飯店時八點睡到十一點多,晚上三點又繼續睡

這樣睡了好多

星期六下小夜之後只睡了四個小時,沒敢多睡一點
今天早上白班我還在床上翻滾連我的萬用谷雨播了兩個小時都毫無睡意

今天跟我們家阿長(護理長)說我想去追星
她問我追誰
我說:追…………我哥(猶豫)
然後給她看了我的鎖屏(p1)跟某一張圖(p2)
阿長(看):欸~??還長得蠻好看的耶
然後問我是不是韓國明星
我說不是,是大陸唱聲樂的
阿長:他的臉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唱聲樂的(褒義)

我:我老公炒雞好看!!!
阿長:妳不是說你哥嗎!怎麼突然變老公!

然後給阿長安麗了民歌小卓

我的漂亮小卓
今年想要飛去看你一眼能不能

© 信悠巨巨 | Powered by LOFTER